海外网搜索 海外网首页移动客户端 评论 资讯 财经 华人 台湾 香港 历史 社区 视频 新加坡 德国 荷兰 滚动

外媒揭秘:泰坦尼克号6名中国幸存者的故事

2017-08-31 10:51:55来源:海外网
字号:
摘要:【中荷商报ChinaTimes】到现在已经过了105年了,那6位中国幸存者现在怎么样了?

1912年4月14日,泰坦尼克号(RMS Titanic)邮轮,这艘号称“永不沉没的”轮船,在它的第一次航行——从英国南安普顿出发驶向美国纽约——就撞上冰山,仅2小时40分后,游轮沉没。

最终造成2224名船员及乘客中,逾1500人丧生,成为迄今为止最广为人知的一次海难。

之后发生的故事,有我们熟知杰克和露丝的爱情,有妇孺优先(但事实可能并非完全如此)的绅行为。百余年来,700多名幸存者中的大多数都被人们记录在了历史中。

然而,你可能不知道,这700多名幸存者当中,有6名华人。而他们的故事,却鲜为人知。

近日,一位英国导演Arthur Jones拍摄了一部纪录片,名字叫《The Six》,走访了他们的后代,试图还原当年的故事。

目前,纪录片还在拍摄中,预计将于2018年播出。

这六个人是谁?

他们的登记名字:FangLang、LeeBing、AliLam、ChangChip、ChoongFoo、LeeLing、LingLee和LenLam。可查中文名有3个:钟捷、李炳、炳新。年龄最小的24岁,最大的37岁。

1.jpg

他们都是船上烧锅炉的工人,是泰坦尼克号上最低贱的工种,每天工作十四五个小时。

为了节省成本,当时船务公司喜欢招华人船员,他们只有一张船票,票价56英镑9先令11便士,可供8人使用,三等舱,编号1601。也就是说,他们和“Jack”住一起。工资只有同样工作的白人船员的五分之一。

在2012年“泰坦尼克号”海难百年,3D增补版上映时,97版被剪掉的华人船员的镜头又重新恢复。

获救

当时,船只出事后,船员们先通知了一等舱的富贵者,引发了那场后来隐瞒的慌乱。但坐三等舱的人们并不知道船要沉没,就算知道,他们也逃不出,因为舱门被锁住了。

后来,舱门被打开了,三等舱的人们蜂拥而出。但在这时,很多救生艇已经放下水了。

就在这时,其中5个中国人发现船的甲板上,有一条破了的小船。

这5名中国人齐心协力,将这条实际上没法救命的小船抛入大海,再跳下海,浸在水中。幸好后来遇到了救生艇,被人救起。

而另外一名中国人Fang Lang,据the Six Tone报道,他很幸运地被14号救生船救起,这艘救生船也是唯一一艘返回游轮搜救幸存者的船只。

Twenty-six-year-old sailor Fang Lang was lashed to a floating piece of the Titanic when one of its few lifeboats spotted him.

当时救生船上有人看到这名26岁的船员Fang Lang,他被绑在泰坦尼克号的一片残骸上。

Before he lost consciousness Fang had tied himself to the frail raft, using the broken hinges to make the knots secure. It wasn’t clear whether he was alive or dead. In any case, an officer on the lifeboat reasoned, “there’s others better worth saving than a Jap.”

Fang Lang在失去意识前把自己绑在了破门板上,还用了一些坏掉的铰链来确保绳结不松脱。当时看不出他是死是活。救生船上的长官(以为他是日本人)说: “救谁都比救个日本人强。”

Others on board disagreed. They pulled forward, plucked him from the sea and warmed him up.

但船上其他人不同意见死不救,他们把船划到Fang Lang身边,把他从海中救起来,还给他暖身体。

没想到的是,Fang Lang醒过来后的举动赢得了所有乘客的尊重。

在一名二等舱幸存者Charlotte Collyer口述记录中,他这样提到Fang Lang:

In less time than it takes to tell, he opened his eyes. He spoke to us in his own tongue; then, seeing that we did not understand, he struggled to his feet, stretched his arms above his head, stamped his feet, and in five minutes or so had almost recovered his strength.

他很快就睁开了眼,用他的语言跟我们说话,但发现我们听不懂,于是他奋力站了起来,伸展了一下胳臂,跺了跺脚,大概五分钟后他就恢复体力了。

One of the sailors near to him was so tired that he could hardly pull his oar. The Japanese bustled over, pushed him from his seat, took the oar and worked like a hero until we were finally picked up.

他身旁的一个水手当时累到快划不动桨了。那个日本人(获救中国人Fang Lang)就主动把水手推开,拿起桨就划起来,像个英雄一般,直到我们被大船救起。

“I'm ashamed of what I said about the little blighter. I'd save the likes o' him six times over, if I got the chance”, said the officer.

那名长官后来说道:“我很羞愧,自己那样说这家伙的坏话,如果我有机会,像他这样的人我愿意再救上六次。”

生还后,等来的却是流言和歧视

虽然今天我们对他们的事情知之甚少,但在当时,他们的幸存引起了西方世界的许多关注,然而这些关注却绝非善意。

《布鲁克林鹰报》(Brooklyn Daily Eagle)1912年4月19日的一篇报道中称:

“No one could tell where the Chinese came from, not how they got in the boats, but there they were.”

“没人能说清这些中国人从哪里冒出来的,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上了救生船的,但他们却好好地坐在里面。”

而就在官方进行泰坦尼克号沉船调查时,泰坦尼克号所有者J. Bruce Ismay说:

The Chinese men were found stowed away under the seats after the lifeboat cleared the Titanic.

这些中国人是在救生船已经离开泰坦尼克号以后,才被发现躲在座位底下的。

讽刺的是,说出这番话的Ismay本人,后来由媒体报道,才是不顾“女士和小孩优先”原则,想要自己先进救生船的人,也因此沦为人们的笑柄。

J. Bruce Ismay was pilloried not only for the liner’s lack of lifeboats but also for boarding one of those boats himself.

J. Bruce Ismay沦为人们的笑柄,不只因为救生船数量不足,还因为他自己也登上了其中一艘救生船。

这部纪录片的导演Arthur Jones怀疑Ismay所说的中国人偷藏在座位底下,可能只是这些中国人蹲在座位之间(squatting down between the seats)。

“That would make complete sense if you know anything about China or Chinese laborers,” he said, as it is common to see Chinese workers resting in a squatting position.

他说:“如果你了解中国或中国劳动者的话,就知道这完全是有可能的,”因为中国工人喜欢蹲着休息。

此外,还有许多关于中国人谣言:有人说他们为了上船,“将辫子披散下来,假扮成女人”,或是他们“从甲板跳进救生艇,踩伤了艇中的女乘客”等等……

Jones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们都认为这种传闻是假的,并没有明确的证据来证实这种猜测,只有一些不太可靠的人提供了模糊的证词。一些证据表明,妇女和儿童已经登上救生船后,这四名中国人才登上船,不仅仅是中国人,还有不少“外国人”遭到这类侮辱性流言的侵害,我们认为这种侮辱他人的说法是由于当时的种族歧视。

海事历史学家(Maritime historian)Steven Schwankert也认为:

Their story is “one of courage and of quick thinking,” not cowardice.

他们的故事展现的其实是“勇气与机智”,而不是懦夫行为。

遣送

值得注意的是,1912的美国,仍处在1882年排华法案(Chinese Exclusion Act)所营造的反华情绪中。

所有的幸存者来到纽约,都感受到了当地极大的帮助和温暖。

而这六名中国幸存者却未能进入美国,只是在到达了埃利斯岛(Ellis Island)后24小时内就被遣送走了。

They were brought to Ellis Island, but sent away the following morning due to the Chinese Exclusion Act.

根据排华法案,他们被带到埃利斯岛,第二天一早就被送走了。

中国幸存者接受极其严格的甄别审查,无法登岸进入美国

他们乘坐“Annetta”号调头返回大西洋,向南驶往古巴。从此,便不知去向、不知死活,从历史上消失了。

他们对美国境内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也就无从辩解。这六名中国人,也就在媒体的一致渲染下,成为了中国人不守规矩、狡诈、奸滑的证明,成为了西方家喻户晓的反面人物。

直到今日,也还没能等到一句道歉。

寻找

到现在已经过了105年了,那6位中国幸存者现在怎么样了?

英国导演Arthur Jones和他的团队正在拍摄的,正是这些幸存者和他们后代的故事——《六人》(The Six)。为了寻找更多关于这六名幸存者的线索,摄制组还于8月25日上线了寻找线索的网站,希望更多的人可以提供信息。

导演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之所以喜欢这个故事,是因为大多数人自以为了解泰坦尼克,关于泰坦尼克的印象只是一艘沉没的巨轮,有很多欧美白人在船上,有穷人有富人……我觉得中国幸存者的故事也是历史的一部分,这个故事属于中国,也属于世界,中国已经对这个故事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我觉得很有必要强调泰坦尼克号的故事也是跟中国相关的故事。

来源:《中荷商报》综合《中国日报》、浙江新闻客户端、《法制晚报》等


责编:郭妍汐、海外编辑部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